首页 > 古代 > 唐朝贵公子 > 

孔明之才

第4章 孔明之才

李世民说到这里,更是激动:“这一家老小,个个有模有样,别人看了,会如何想?还不是会想,朕没有容人的度量,成日都惦记着收拾他们陈家人?东宫的旧人这么多,那些罪大恶极的,朕自是要收拾一番,可他们陈家,朕几时薄待过了?”

长孙无忌拼命咳嗽,他也无法理解陈家那群风声鹤唳的家伙。

话说,玄武门之变都已过去了三四年,他们咋还成日这么多戏呢?

长孙无忌道:“不过这一次,臣是来报喜的,二郎,这陈家......也推举了一个人才,二郎啊,连陈家都开始推举贤才了,可见陛下爱才之心,人所共知,这岂不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。”

李世民听到这里,终于收敛了怒容,却是眉一挑:“是吗?朕且看看。”

他自一沓奏疏里,寻出一份奏疏,徐徐打开,李世民似乎也觉得方才有些过了,失了君仪,便摆出威严的样子,可低头一看,却又不禁道:“上奏的,竟是陈家的大郎......那老东西,居然恬不知耻,代他的儿子上奏。”

李世民继续看下去,脸又一沉,面露杀机:“果然,他们又来了,谁也别拦朕,朕非要将这些陈家的田舍奴们统统杀个干净不可,无忌啊无忌,你看看他们,他们又在耍弄这一套了,你可知道,他们要举荐的,竟是一个马夫......”

李世民胸膛起伏,勃然大怒。

成天看着一群阴阳怪气的家伙们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,各种哎呀我好害怕,李二要害我。明明自己新君登基,要示以恩德,显示自己的大度,可这些家伙们呢......好嘛,现在又来了,推举一个马夫。

“他们这是要告诉朕,他们陈家不但统统都是酒囊饭袋,还要证明他们统统都是有眼无珠是吗?倒像是朕成日国家大事不管不顾,每日都想害他们一样。”

“哼!”李世民将第一页奏疏摔到一边,咬牙切齿:“真是岂有此理,这是陷君于不义。迟早剥了他们的皮。”

也不知为何,一想到这陈家,李世民就觉得自己的涵养统统消失殆尽,仿佛又回到了十年前,那金戈铁马的沙场,满口都是骂娘之词。说到此处,李世民正要将这奏疏后头的东西一并丢开,只是......他的目光落到了后头,却一下子......凝滞了。

李世民的瞳收缩,下意识的捡起了后头的奏疏。

这奏疏后头,夹带的乃是马周的文章。

“自古以来,国之兴亡不由蓄积多少,唯在百姓苦乐......”

“臣恐后之视今,亦犹今之视古。”

“此言不可不戒也......”

李世民的目光,迅速的扫视了这只言片语的话。猛地,好似有什么东西,一下子刺中了李世民的心脏。

李世民突然正襟危坐,捡起了这文章,开始新审视。

这一看,竟是如痴如醉一般,一面看,一面下意识的道:“这文章厉害,厉害至极,其文引经据典,推敲古今,举要删繁,写出的文章切合情理,一字不可加,一言不可减,看了使人舒畅,令人不知疲倦。”

“什么?”长孙无忌从未见过李二郎如此,也是吓了一跳。

要知道,这马周的奏疏,可是后世的许多政治家都大加赞赏,他的文章,能被李世民所青睐,也就一点都不为过了。

“厉害,厉害,切中了当朝的利弊,世上竟有这样的奇人。”

李世民对长孙无忌的话充耳不闻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文章,呼吸变得粗重:“这是张子房、诸葛孔明一般的人哪。”

李世民喃喃自语,居然一字不落的连续看了三遍,这才恋恋不舍的抬头起来,似乎内心还没有平静,整个人深深的吸了口气,看着长孙无忌:“一个马夫,竟有这样的见识吗?如此人才,居然无人发现,这是朕的过失啊。”

李世民说的没有错。

这个世上绝大多数人都是愚钝的,倒不是说他们天生如此,而是这个时代绝大多数人都没有走出过方圆十里的地方,而书籍更是奢侈品,他们没有行过万里路,也没有读过万卷书,怎么可能有见识呢。

可即便有的人,他有这样的条件,又如何呢,他看到的,读到的东西,当真能引发他的思考吗?可这世上有一种人,他哪怕条件不足,却能用一种超脱常人的目光去审视这个世界,了解这天下最需要的东西,去思考解决的办法,而这样的人......万中无一。

李世民道:“朕与这马周,实是相逢恨晚,居然到了今日,才能拜读他的文章,快,快,立即诏马周入宫,朕要亲自见他。这马周现在在何处?”

长孙无忌答不上来,他只觉得李二郎激动的有些过份,沉吟道:“或许......是在陈家。”

“陈家......”李世民方才想起,马周乃是陈家那群田舍奴,不,陈家的公子举荐来的。

李世民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案牍上的奏疏,尽力风轻云淡的道:“是那陈正泰......这陈正泰应该还年少吗,怎么会有如此的见识,和其他的陈家的狗东西们不一样。”

“命人去陈家,不,无忌,你亲自去一趟......”

说到了此处,李世民恨不得自己插上翅膀。

人才啊,这是真正的人才,只凭这一文章,就让李世民礼贤下士,虚心去求教了。

“臣去?”长孙无忌一脸诧异。

李世民豁然而起,踱了几步,心急火燎的样子,他虎目猛地一张:“在陈家是吗?陈家真的让朕有些看不透了,朕去,朕亲自去。”

长孙无忌更为诧异,他现在只想好好看看那文章,想知道,为何李二郎如此失态了。

李世民却显得格外的激动,这几年来,他求贤若渴,可推举上来的人才,也偶有几个堪称贤的,可似马周这样能让他耳目一新的人,却是凤毛麟角。

“朕若得马周,如刘玄德得孔明啊....”

............

一大清早,陈正泰便被叫了起来。

原来是三叔公来了,在厅里喝茶,作为长辈,自然免不了关心陈正泰养猪的事。

陈正泰很庆幸,来到这个世界,养猪不但没有被人误解,反而得到了大力的支持。

他洗漱之后,大喇喇的到了厅里,或许是因为府上的人个个对他纵容的缘故,让陈正泰下意识的,也开始变得性子懒散起来。

果然......地主家的儿子,免不得要嚣张的啊。

等到了厅里,却见三叔公阴沉着脸,一见到陈正泰来,忙道:“正泰,我与你父亲商量些事,你且少待。”

“噢,叔公随意,我在旁喝茶。”

陈正泰的爹陈继业迟疑的看了三叔公:“要不,让正泰出去一会儿。”

三叔公摆摆手:“他已经长大啦,是该让他明白一些事理啦,无妨。”说着,他咳嗽一声:“昨夜啊,我又做噩梦啦,梦见那李二郎,居然派了刺客,在咱们的府上,身边那陈管事,还有那陈福人等,统统都是李二郎的耳目,还梦见李二郎已搜罗了无数的罪证,就等着,要将我们陈家,一网打尽。”

陈正泰正喝茶,听到这里,口里的茶水要喷出来,勉强忍住,心里无数个卧槽。

可陈继业听了,却是脸色惨然:“叔公,你别说啦,听着我害怕,那李二郎,不至如此吧。”

三叔公眼珠子一瞪:“怎么不至于?你想想看,那李二郎心机深不可测,他连兄弟都不放过,会放过我们吗?哎呀,老夫被噩梦惊醒,横竖睡不着,苦思冥想,思虑再三,越想,越觉得可怕。”

陈继业面上犹豫不定:“三叔,难道......我们坐以待毙?”

三叔公叹息,语重心长的道:“老夫老啦,没几年活啦,即便明日去死,那也无憾,可是咱们陈家上上下下上千口人,还有咱们的正泰,他还是个孩子呀,老夫怎么放得下呢?”

三叔公和陈继业说到了陈正泰,都将目光落在陈正泰身上。

陈正泰道:“不必管我,我死不了。”

陈继业却是叹了口气,没理陈正泰,接着忧心忡忡的看着三叔公:“那么,该怎么办才好,三叔你年纪大,见多识广,你来说说。”

三叔公扶着拐杖,阖目,智珠在握的样子:“办法也不是没有,只有让李二郎知道我们陈家生不如死,他才肯放过我们吧,我有一计,可以试一试。”

陈继业面露喜色:“快说,快说。”

“眼下只有一个办法,那就是委屈委屈你,你呢,从明日起,赤身裸体的出府。”

“呀。”陈继业嘴张的有鸡蛋大:“裸身赤奔?”

陈正泰也懵了,沃日,这又是什么情况?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