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短篇 > 别和我比有钱 > 

骂我拜金女

第1章 骂我拜金女

让躺家里一年的男朋友去工作,他骂我是拜金女。

分手后他在朋友圈晒出郊区别墅,说隐藏富二代身份真累。

可是,他这别墅,好像还没我家四合院里的园林大。

下班回到家,一开门,我看见茶几旁边堆满了垃圾。

外卖盒、薯片桶、饮料包装袋……

制造这些垃圾的人就斜躺在沙发上,看着综艺哈哈大笑。

我忍住怒火,问他:「徐洛,你看得开心吗?」

他听见开门的声音,转过头,嬉皮笑脸地看向我:「老婆大人,怎么又生气了?」

「我上次和你说过,吃完了自己收拾掉吧。」我深吸一口气。

他满不在意地扫了眼地上的垃圾,视线重新定在综艺上:

「晚点、晚点,反正都会有垃圾,到时候一起扔掉好了。」

我嘲讽地笑了声:「你上次、上上次也是这么说的。」

听到这话,徐洛有些不耐烦地转过头来。

「好了,你怎么每天都这么说话,烦死了,我不就是忘记扔垃圾吗?至于又生气吗?」

又是这个态度。

其实同居以前,徐洛还不是这个样子的。

我和他是在大学毕业后认识的,电视台的同事在一场聚会后和我介绍了他。

刚认识的时候,徐洛的确有些才华,人也风度翩翩很有礼貌。

音乐系毕业后,他暂时没有找到工作,在家里进行创作。

在同事的撮合下,徐洛和我表白,我就也答应了。

到现在,我们已经谈恋爱快一年了。

这一年中,徐洛还是没有找到工作。

他和我抱怨现在的人有多势力,就算自己再才华横溢,也抵不过资本。

一开始我还安慰他可以先找份能糊口的工作,他却愤怒地摔门离开,说我在玷污他的爱好他的梦想。

而这么久以来,我和徐洛认识时他就说要创作出的「惊人巨作」,到现在还只是几个音符。

我出去工作时,他基本就在家里吃吃睡睡。

兴致起来了写点东西,而后把纸团扔得到处都是。

他美名其曰这是艺术家的行为、是灵感的爆发。

水费、电费、房租费……

同居的半年里,这些费用都是我掏的。

如果我有一丝一毫的抱怨,徐洛就会抱着我,语气低落:

「都是我不好,让你受委屈了。你放心,我的才华一定会被人看到的。等我以后火了,你想要什么我给你买什么。」

「明月,你不会嫌弃我穷的吧?」

我的确不会嫌弃他穷,对我来说,一个人的志向跟努力更重要。

起初我认真地听他发牢骚,也耐心地给他收拾垃圾。

但时间越久,我发现,他可能没什么志向,也没怎么努力。

就像现在一样。

徐洛非说自己只是创作之后的休闲,但我一看他脚边堆积如山的垃圾就能明白,他肯定又躺在沙发上看一天电视了。

果然,徐洛并不在意我有没有生气,他对这一切已经习以为常了。

他指着电视笑嘻嘻地说:

「陈雅这家伙还挺搞笑的,网上好多人说喜欢她,要我说,要身材没身材,要颜值没颜值的,他们喜欢她什么啊?」

陈雅是他现在看的这档综艺的主持人,也是我和他的介绍人。

我微微皱了皱眉。

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徐洛的语气有些酸溜溜的。

「我觉得小雅长得挺好看的,你就别替别人操心了。」

「我不就随口吐槽一下,你可别和陈雅说啊!」

「你敢说不敢让她听见?」

「……知道了又得生气。」徐洛很熟稔地叹了口气。

我敏锐地察觉到了不对劲:「你最近和陈雅很熟?」

徐洛表情僵了一下,他不自在地转过头。

「没有啊,我们不一直都是朋友。」

我没有继续这个话题,而是看了看地上的垃圾,慢慢对他说:

「徐洛,我觉得你必须要去找个工作了。」

「怎么又……」

他长吁短叹起来。

「这半年来,每个月房租7000水电费500,还有我们吃的喝的……」

我话没说完,徐洛直接打断了我:

「李明月,你没搞错吧?吃的喝的难道我没买没请你?房子也不是我一个人住,水和电也不是我一个人用吧!」

「如果不是你非要同居,我会租这套房子吗?」我冷笑一声,「还有,你买的吃的你买的喝的,我吃了几次?哪次不都是你自己吃光用光。」

「你的工资又不是付不起,我这不是在努力了吗?」见说不过我,徐洛站起身来,不满地说。

「你已经努力一年多了。」

「我也去找过啊,那些人开的什么价格你又不是不知道。你给我找的那个工作,才那么一点钱……」

我冷冷地说:

「我怎么不知道?8000一个月还不好吗?总比你天天瘫在家里,每个月水电费都不付的好吧!」

「我一个名牌大学音乐系毕业的人,你让我去做8000一个月?」

「这个机会还是我托好朋友才找来的,你知道有多不容易吗?8000你还不满足,你的眼界是不是太高了!」

徐洛讽刺地看着我:「所以你这是嫌我没钱,是吧。」

「多大的能力揽多大的活。徐洛,别说更高的了,你觉得自己配得上8000一个月吗?」

「你不去也好,正好把机会留给真正有才能的人。」

我想不明白徐洛怎么总是绕到「有钱没钱」这个话题上。

不管我们吵什么,哪怕是我让他收拾自己制造出来的垃圾,他都会愤愤地说:

「是不是我有钱,你就不会这样指使我?」

一开始我没把这当回事,但相处这么久,徐洛整个人都「极其仇富」。

与此同时,他又一直把「有钱」当作大饼,画来画去。

听到我说的话,徐洛彻底火了。

他愤怒地把手上的遥控器摔在地面上:

「李明月,你这个人为什么总是这么现实,当初我还以为你不是这么物质的人!」

我怒极反笑:「我物质?」

「不就是房租,不就是水电费,你怎么和钻到钱眼里去了一样。」

「那你为什么不出去工作,你为什么不交?」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