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都市 > 神眼医婿姜炎 > 

废物爹

第2章 废物爹

出租车上,徐丽丽给姜炎打了电话。

姜炎还没说话,徐丽丽开口便大骂道,“姜炎,你怎么回事?人家小吴白给你看孩子,你到店里还骂人家?人家现在跟我辞职,哭着说是不干了,你给我招服务员啊?”

姜炎憋闷道,“你知道她是怎么看孩子的吗?”

他正要告诉徐丽丽女儿生病的事情。

徐丽丽打断了他,一阵讥讽道,“对,对,就你看孩子看的好,你除了看孩子还会干什么?我没工夫跟你啰嗦,你赶紧给小吴打电话赔礼道歉。她要是不干了,你明天就给我看店。”

“徐丽丽,楠楠病了啊!”

姜炎着急闷喝,可是徐丽丽已经挂了电话。

姜炎崩溃,急忙给她回拨了过去。

打了两下,手机提示关机。

姜炎气的浑身都是一颤,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。

他试着给女儿做了下推拿。

当初父亲让他学中医,他年少轻狂,看不上中医,故意报考了西医专业和父亲对着干。

这点推拿的手法,还是他胡乱学的。

不过,关键时候起了大用。

他只是在女儿的背上推拿了一会,上面已经微微发湿,开始有了排汗的迹象。

姜炎稍稍松了口气。

只听女儿干咳了声,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,盯着他一声呢喃,“爸爸!”

姜炎今天所有的烦躁,在这个声音里全部被融化掉,眼睛一下都变得湿热起来,抱着女儿心疼道,“楠楠,对不起,爸爸来晚了。”

姜楠楠伸出小手,在他脸上擦了擦道,“爸爸,你怎么哭了?是不是楠楠不听话,让你生气了?”

“不,不是,不关楠楠的事儿。”

看着懂事的女儿,姜炎的心里越发的难受自责,觉得是因为自己的疏忽害了女儿。

东海医院里。

主治医师王有德看了下体温计,盯着姜炎头顶的绷带瞧了瞧,满是鄙夷道,“小伙子,你怎么回事?这么大的人了,还学人家小年轻打架呢?你女儿高烧39度,再晚来一会,人都没了,你知不知道?”

“是我的错,我该死!”

姜炎在脸上狠狠地抽了一巴掌。

王有德开了张住院手续,把一张化验单交给了姜炎,跟他吩咐道,“这是你女儿的血常规,白细胞有些偏高,初步怀疑是高烧引发的炎症导致,需要住院观察。你去办下手续,先把孩子的高烧退下来再说!”

“谢谢了!”

姜炎打起精神,抱着孩子,拿上住院手续马上去了缴款大厅。

排队的时候,他看了眼化验单。

结果发现,姜楠楠的血型竟然是AB型的。

他顿时一阵疑惑。

他是B型血,妻子徐丽丽是O型的,怎么也不会生出AB型的血液。

他仔细看了看,上面的信息没错。

这是怎么回事?

这时候,轮到了他。

他暂时不去多想,收起化验单,心道或许是把徐丽丽的血型记错了。

住院要先交五千块押金。

他二维码支付的时候却遇到了问题。

银行卡提示余额不足。

他试了好几张银行卡都是一样的结果。

姜炎一头雾水,心道家里的存款至少还有十几万,可是银行卡现在连五千都取不出来。

窗口的工作人员斜了姜炎一眼,没好气地催促道,“你到底有没有钱?这么多人等着办手续,我们今天干脆为你一个人服务算了!”

后面的患者不满地催促道,“你能不能快点,大家都等着住院呢!”

“对,对不起!”

姜炎连连道歉,冲着工作人员不好意思道,“你好,能不能先住院,我回头马上把钱补上?”

“你想什么呢?当我们是慈善机构呢?”

工作人员冲他翻了个白眼,示意后面的人上前。

姜炎没办法,抱着孩子先站在一旁。

他急的出了一身汗,一手要抱着小楠楠,一手拿着手机不断翻看着存款账户。

他的手臂早就开始酸痛起来,全靠硬撑着才坚持到现在。

收款人员扫了他一眼,与同事讽刺道,“瞧见没,一个大男人连五千都拿不出来,真是穷的够可以的。他女儿真是不会投胎,怎么摊上这么个废物爹?”

同事八卦笑道,“可不是,估计都不是他亲生的!”

“有可能啊!”

收款人员噗嗤一乐,好像在聊什么开心的事情。

姜炎听见后,不快地扫了她们一眼。

他女儿都病成这样了,她们还心情在里面损人,而且还毫不避讳,声音大的恨不得所有人都听见。

他现在联系不上徐丽丽,只能给丈母娘打了电话,想从丈母娘那里先借点钱。

之前他断断续续借给小舅子五六万,小舅子可是一分钱都没有还过。

这些事情,丈母娘是知道的。

这是他第一次跟丈母娘借钱,心里面有些不好意思。

她丈母娘不好说话,从来都看不起他。

现在情况危急,他没有了办法,暗道这么急的事情,丈母娘应该不会拒绝,毕竟小楠楠也是她的亲外孙女。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