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都市 > 神眼医婿姜炎 > 

东海市神农药堂

第1章 东海市神农药堂

东海市,神农药堂。

一群壮汉把药铺内外砸了个稀巴烂,各种草药混着坛坛罐罐的碎渣子铺了一地。

姜炎被他们摁在墙角,一阵拳打脚踢。

一人拎着棍子上去,抡圆了砸在了姜炎的脑袋上。

砰的一声,姜炎的脑袋开花。

头发里面冒出滚烫的鲜血,瞬间把半张脸染红。

壮汉们这才住手,冲着姜炎啐了口唾沫大骂道,“我们老大说了,给你三天时间。你小子要是还不了钱,老子就放火烧了你的药铺!”

姜炎捂着脑袋靠在墙上,浑身酸疼,两耳嗡鸣,脑袋嗡嗡作响。

这些人是来要账的,姜炎没欠他们的钱,欠钱的是姜炎的小舅子徐小彬。

徐小彬在合同上签的担保人是姜炎。

现在他欠了一屁股账跑路了,要账公司把这笔账记在了姜炎头上。

姜炎掏出手机,给妻子徐丽丽打了过去。

他不知道,自己的身份证怎么被小舅子给用了?

他想找这个小舅子把事情问清楚,到现在他还什么都不知道。

刚才姜炎给打了十几个电话,一直无人接听。

这会儿响了两下,终于接通。

姜炎还以为她出了什么事情,着急问道,“丽丽,你在哪?你没事吧?”

徐丽丽不高兴的骂道,“姜炎,你是不是有病啊?打这么多电话,把我手机都打没电了,你是闲的没事干啊?”

对面声音嘈杂,似乎是在KTV里。

姜炎闭上眼缓了口气,等她骂完,声音虚弱地问道,“丽丽,你弟是不是在外面欠钱了?”

“你问这干嘛?他欠不欠钱,我怎么知道?”

徐丽丽没有好气,很是不耐烦道,“你还有其他事情没有,没事我挂了啊!”

姜炎忍了口气,问她道,“你在哪?女儿呢?”

今天他店里的病人多,让徐丽丽帮着带孩子。

听声音,徐丽丽好像不在店里。

她满是不高兴,没好气道,“你问这个干嘛?我嫁给你,现在都没有一点自由了是吧?女儿在店里,有服务员照顾呢!你要是担心就接回去,没事别来烦我!”

电话挂断,不给姜炎任何说话的机会。

姜炎扶着墙勉强站起,在一堆废渣里找了些止血的草药,用牙咬碎了敷在伤口上,然后找了根绷带缠上。

他已经习惯了妻子的冷漠。

从他们结婚开始,妻子就哪哪儿都看不上他,对他说话从来都是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。

他在一个瓷罐碎片的下面,发现了一个做工精美的礼盒。

这个盒子巴掌大,紫檀雕刻而成,上面还带着鲁班锁。

姜炎以前没有见过,不知道谁放在这罐子里。

今天被这些人打碎后,刚好碰巧露了出来。

他没空研究这盒子,塞进内衬的口袋里,到外面拉上门,骑上自己的电动车急忙去了妻子开的服装店。

女儿姜楠楠今年三岁,由他一手带大。

妻子徐丽丽从不把女儿放在心上。

每天早出晚归,不是在店里就是在美容院。

没事跟闺蜜去泡吧喝酒,回到家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,把一切家务活都扔给了姜炎。

即便如此,姜炎也是毫无怨言。

他和妻子是在东海医科大学认识的,妻子当时是系里的校花。

年轻漂亮,追求者众多。

她能选择了姜炎,还给他生下一个可爱的女儿,姜炎已经是十分满足。

对她是百般娇宠,什么事情都由着她。

店铺开在东海最大的商场里,一年租金要十几万。

这些年实体店的生意不好做,全靠姜炎贴补,店铺才坚持开到现在。

他到了店里,徐丽丽招的员工吴芳芳正在埋头刷着视频。

地上磕了一堆的瓜子皮,服装标签和包装袋扔的到处都是,试穿的衣服也是到处乱挂。

姜炎过去,在柜台拍了下。

吴芳芳头也不抬,满不在意道,“要看什么衣服自己看,看不上就去隔壁,没看见人家正忙着嘛!”

姜炎拉下脸道,“你就是这么工作的?”

吴芳芳抬起头,一看是他,连忙站起,惊吓地结巴道,“姜,姜老板,你怎么来了?”

“楠楠呢?”

姜炎没心情教训她。

他在店里看了一圈,着急找着女儿。

服务生指了指后面心虚道,“楠楠在里面看动画片呢!”

“你让她一个人呆在库房里?”

姜炎惊诧的变了脸色,赶紧去了后面的库房。

里面没有窗户,空气不流通。

到处都堆着衣服,一股子发霉的味道。

姜楠楠瘦小的身体躺在地板上,旁边扔着几包饼干零食,地上摆着一个平板正在放着动画片。

姜炎冲上去,急忙把女儿抱起。

一碰她的皮肤,他马上惊了一跳。

女儿竟然发着高烧,浑身的皮肤都是滚烫。

姜炎抬头看了眼,上面有一个冷风出口正呼呼的吹着冷气。

孩子睡觉没有遮挡,肯定是感冒了。

“楠楠,快醒醒!”

“楠楠,能听见爸爸说话吗?”

他翻开女儿的眼皮看了看。

瞳孔散乱,情况很不好。

坏了!

姜炎心里咯噔一下,急忙抱着女儿站起。

服务员站在后面紧张问道,“怎么了,这是?”

“发烧了,你看不见吗?”

姜炎第一次动怒训斥别人,脑袋上都急的冒出了冷汗,抱起女儿赶紧跑出商场,打了个车往医院送了过去。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