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都市 > 紫月圣皇 > 

惨遭陷害,圣物附体!

第1章 惨遭陷害,圣物附体!

“外门弟子叶枫,酒后乱性,玷污女弟子,证据确凿,按天衍宗门规,当废除修为,斩断祸根,逐出宗门,永世不再录用,立即行刑!”

随着天衍宗外门刑法殿长老的一声庄严大喝,现场近百弟子欢声叫好。

“如此畜生,废除修为断根便宜他了,该杀!”

“就是,玷污女弟子,人神共愤,死不足惜,建议刑法长老杀了他!”

“强烈要求更改处罚,这种垃圾不杀,留着就是祸害,必须搞死!”

……

刑法殿长老没有理会众人,直接走到被五花大绑在外门广场,折磨的奄奄一息的叶枫跟前,“你还有什么需要辩解的吗?”

“弟子冤枉,冤枉啊……”叶枫歇斯底里嘶吼,那种无助与绝望,只有自己明白。

砰!

刑法长老没有留情,自叶枫头顶一掌下去。

接着长剑往叶枫裤裆唰唰两剑,血溅一地,长根黑把滚落。

“不……”

一掌下,十多年的修为归零,从天衍宗外门佼佼者,变成了凡人。

一剑斩,男人变太监,传宗接代成奢望。

叶枫悲痛万分,发出一声低吼。

“拖出去!”

修为被废,两位刑法殿弟子架起叶枫,直接往山门外走去,抛弃在山下。

“打!”

两位刑法殿弟子将叶枫拖到山门外,二话不说,上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。

“呸!敢玷污女弟子,老子见你一次打一次,滚!”

被暴打一顿后,加上昨晚天牢折磨,叶枫根本站不起,腿骨都给打断,爬行都是十分的吃力。

“叶枫!”

叶枫刚爬行没几步,一位男子喊住他。

叶枫回头,来者不是别人,正是与他一起进入天衍宗的堂哥,叶楚。

“你满意了?你个畜生,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,你为什么要害我,难道就为了区区一个提升内门弟子的资格,值得吗?”

看到叶楚,叶枫恨不得吃他肉喝他血,否则难以平怒。

自己的一生,算是毁了,名声没了,修为没了,连传宗接代的家伙都没了,生不如死。

前几日,内门出了通告,要在外门提升一位弟子晋级内门。

放眼外门数百弟子,最强不过叶枫,其次便是叶楚。

叶枫做梦都没有想到,就因为这个,堂哥叶楚居然设计陷害自己,好心请自己喝酒,中了圈套!

叶楚蹲了下去,阴笑的托起叶枫下巴,“叶枫,你以为老子只是为了区区一个内门弟子晋升资格?你自己没有点逼数?”

“十多年来,我叶楚一直活在你叶枫的阴影之下,在天衍宗外门如此,在叶家亦是如此,叶家第一天才的光辉,压的老子抬不起头,但是现在,你废了,叶家第一天才是老子的,家主继承人是老子的,你的女人,你还没尝过吧?放心,不出三天,老子一定替你好好尝尝,哈哈哈……”

言罢。

不等愤怒的叶枫回话,叶楚取出一把匕首,直接一匕首扎进了叶枫丹田之中。

“啊……”

钻心剧痛,触使叶枫撕心裂肺的惨叫一声,撕裂长空,久久回荡在虚空之中。

“现在,你彻底废了,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,哈哈哈……”

扎碎叶枫丹田后,叶楚起身,丢掉匕首,再踩上叶枫脑袋两脚,仰头狂笑离开。

“你…不、得、好、死…”

叶枫奋力撑起身子,双眼血红的瞪着离开的叶楚背影,一字一顿的吐出几字,而后脑袋一歪,挣扎几下,没了动静。

绝望,不甘,仇恨,占据了叶枫整个脑海。

已经彻底废了,叶枫本来已经丧失活下去的欲望。

但是这一刻,他告诉自己,必须活下去,复仇!复仇!

身子不能动弹,但意识还在,叶枫试图站起来,可身子已经不听使唤,任凭叶枫如何挣扎,都是徒劳无功。

夜晚。

寒风凛冽,大雪纷飞,本已虚弱的不成样的叶枫,生命气息逐渐流逝,一头猛虎,正不断靠近。

猛虎一口叼起叶枫,如疾风一般,几个跳跃消失在夜色中。

森林深处山洞内,猛虎躺在地面上,早已经没有了气息。

叶枫脖子上紫色月牙玉佩,绽放着刺眼的九色神光,笼罩叶枫!

“你就是个废人,从今日起,废除叶家少主之位,逐出叶家,立叶楚为少主,择日与城主府大小姐成婚!”

“叶楚少爷,不要,求求你不要这样,婉儿可是枫哥的女人!”

“不…不要,,我爱的是枫哥,你要敢玷污我,我就死在你面前…”

朦胧中,叶枫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,他看到本属于自己的叶家,变成了叶楚的。

他看到了自己心爱的女人,被叶楚非礼,甚至看到了心爱女人反抗,自刎当场,一死证清白。

突然。

梦中画面切换,一阵天旋地转之后,叶枫进入了一个浑浊的神秘空间之中。

“这是哪里?”

环视四周,到处都是浑浊不堪,犹如天地初开,视线严重受阻,能见度不足五米。

五米之内,空空如也,什么都没有!

“嗡……”

正当叶枫不知所措之时,耳边传来一声刺耳轰鸣,随即一道人影凭空出现在叶枫数米外。

“你…你是母亲?”

看到此人,叶枫忍不住脱口而出,心情复杂,忧喜交加。

叶枫眼睛湿润,记忆瞬间回到了八岁那个电闪雷鸣,倾盆大雨的晚上。

“枫儿,保重,答应母亲,一定要快快乐乐的活下去,切记玉佩不能离身,切记!切记!”

这是母亲临走前留下的唯一一句话,叶枫永远都忘不了!

母亲狠心的抛下自己与父亲,独自一人离开,她脚踩虚空,青云之上,如神仙一般,化作一道流光遁入虚空,消失在那遥不可及的星空之中。

叶枫撕心裂肺哭喊着,一路追逐,无数次跌倒在泥泞中,她连一个回头都没有!

叶枫痛恨她,恨她的绝情,恨她连父亲临死前都不回来看一眼!

就在叶枫沉浸在记忆中时,耳边传来母亲熟悉而又陌生的缥缈之声。

“枫儿,这是母亲留下的一道影像,母亲不希望你能看到这道影像,希望你快快乐乐,无忧无虑的活下去,做个普通人!”

“当你看到这道影像,也就意味着宿命还是无法逃脱,命中该有一劫,会让你痛苦,遭人陷害,丹田碎裂,阳根切除,但是你不要难过,也不要伤心。”

“母亲会为你重塑一个举世无双的丹田,也会帮你重塑阳根,算是母亲不辞而别对你的补偿!”

“但是你要记住,母亲为你重塑的阳根,乃是蛟龙之根,蛟龙生性本淫,你一定要克制自己,坚守本心!”

“蛟龙之根,用的好,乃是一大利器,若是无法坚守本心,则会万劫不复!”

“还有一事,紫月佩,乃一件神物,它将代替你的丹田,母亲会加持封印,令他人无法探查,无法看到你丹田的情况,但是你一定要记住,紫月佩,不可对任何人提及,哪怕是你最亲最亲的人,切记!切记!”

影像说完,化作一道九色斑斓的光芒,“咻”的一声,瞬间没入叶枫体内。

“啊……”

九色光芒入体,伴随着一阵撕心裂肺剧痛,叶枫瞬间失去了知觉,沉睡过去。

等叶枫醒来,已经身在一处阴暗的山洞中,身边猛虎的尸体,早已经僵硬。

“我没死?难道刚才那不是做梦?”

一摸脖子,紫月佩早已经不见了踪影,身上的伤势,完全复原,一点痕迹都没有。

窥视内府,经脉宽宏,灵气充沛,丹田之外,一道无形结界阻挡,叶枫意识无视结界,进入丹田。

只见破碎的丹田之中,悬浮找一块紫色玉佩,正是自己脖子上那块。

它散发着淡淡九色光芒,缓缓旋转,不断释放灵气,流向全身经脉。

一感应修为,完全恢复,甚至还更胜之前,浑厚无比!

回想刚才梦境之中发生的一切,叶枫没有一丝开心,反而怒气蔓延,紧握拳头仰天嘶吼,“我叶枫不死,必要你们付出惨重代价,啊……”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