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言情 > 爹地花式宠妈咪 > 

有趣的灵魂

第3章 有趣的灵魂

“慕乾广分明就是借着婚姻打压您,那个沈鸢在沈家根本就没地位,还有一个生父不明的五岁女儿,这在上流圈子里人尽皆知,他让您娶这么一个女人,也太不把您看在眼里了!”

没有了旁人,慕笙诃在外人面前那股阴郁冰冷的气质霎时消散了不少,他的一双眸子依旧充冷漠,却也更显得清醒睿智,浑身萦绕着一股危险的气息,如同一只潜伏忍耐着的猎豹,只等待合适的时机,便对所有人露出利爪。

他拿起桌子上的资料,上面赫然是沈鸢和沈茜茜的详细资料,从出生到现在,事无巨细,能查到的信息全部列在了上面。

如果这份资料被慕乾广看到,必定会明白慕笙诃此时的势力远远超出了他的了解。

慕笙诃翻看着文件,目光晦暗不明,在看到沈鸢新画的一版设计图时,他的唇角微扬,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来:“慕乾广这次恐怕看走了眼,这个沈鸢倒是比沈茜茜有意思多了。”

大概是为了照顾慕笙诃腿脚不便,两人的见面约在了离慕家别墅不远的咖啡厅里。

还好沈鸢手上刚结束了一个案子,这才能准时准点的下班,匆匆忙忙的踩着约定的时间到地方。

这个婚姻对她来说就是一桩买卖,如果为了这桩买卖特意请假的话,实在是不值得。

要知道,她所在的珠宝公司最不缺的就是她这种小设计师,更何况她刚晋升就请假的话,难免会被人说三道四。

沈鸢跑到咖啡厅门口,看了一眼表,确定自己没迟到后,平复了一下自己急促的呼吸,这才推开门,眼睛在咖啡厅中巡视一圈,便定在了坐在角落中的男人身上。

虽然没有见过慕笙诃,但整个咖啡厅里坐轮椅的就他一个,实在是好认。

沈鸢踩着高跟鞋走过去,在男人面前坐下,当她看清了慕笙诃的脸,不由得微微一愣。

在来之前,她想象中慕笙诃应该是一个身材瘦弱,脾气古怪的男人。

但面前的男人却并不瘦弱,相反,隔着西装就能看出他有着健硕的身形,而且她是真的没想到,被外界传的一文不值的慕笙诃,原来长得那么帅。

心中惊讶,但沈鸢很快反应过来,露出了一个礼貌又客套的微笑:“你好,我是沈鸢。”

慕笙诃眯了眯眼睛,没有说话,而是上下打量着她。

沈鸢今天需要上班,所以并没有特意打扮,只是穿了日常的职场装,白衬衫牛仔裤,脸上化了淡妆,但也只能看出她的嘴唇上抹了显气色的口红。

不过虽然装扮简单,她的脸庞却还真配得上慕乾广那句美人,一双大眼睛如含秋水,妩媚却不妖娆,加上浑身利落干练的气场,格外的吸引人。

“长得确实不错。”慕笙诃淡淡开口,语气中却显出了几分漫不经心的嘲讽:“难怪有了孩子的二手货还有能嫁给我的自信。”

他直接指出了孩子的事情,沈鸢也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了他的不屑和嘲讽,但在来之前,她便做好了面对这些的准备,因此她并不生气。

可她也不打算认怂。

“慕少,您的腿是真的治不好了吗?”沈鸢微微一笑,淡然自若地问出这个诛心的问题。

她的话音一落,慕笙诃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,眼眸中透着瘆人的冰寒,气氛霎时僵硬又诡异。

他的气场骤然强大,刺得沈鸢的心脏微微一缩,浑身不禁僵硬了起来,但她佯装镇定,不躲不避地看着他。

她的意思很明显,她是有了孩子,但他一个残疾,似乎也没什么资格嫌弃她。

嫁给慕笙诃之后,她就算是做面子,也要和他一起生活的,如果此时落了下风,那将来的日子肯定更不好过。

沈鸢自己可以承受一切,但她不会让星星受委屈。

“你胆子倒是不小。”慕笙诃的脸色阴沉似水,语气中透着一股暴戾阴鹜,他看着沈鸢,仿佛下一瞬就要撕碎她。

沈鸢握紧了已经濡湿一片的拳头,深吸了一口气,才维持住脸上的笑容,她目光清明,尽力不露怯地和他谈判:“慕少,您应该早就知道我有一个孩子,但如果您有选择权的话,今天也不会来见我了。”

这个女人倒是聪明,说话一针见血。

慕笙诃眉眼微动,却什么都没说,眯着眼睛打量着这个女人。

他了解这个女人的底细,也清楚她的目的和野心。

昨天晚上下属给他传来了消息,这个女人和沈天禄做了交易,用和他的婚姻来换取沈氏的股份。

她此时应该迫切地想要说服他答应这桩婚事,但言语间却不肯让自己露一点下风,而是选择从他的弱点下手。

这是一个聪明,强势,而且有心机的女人。

很对他的胃口。

沈鸢觉得慕笙诃的眼眸诡谲莫测,就像是看不到底的深渊,她无法从中窥得任何情绪,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。

“听说您车祸时伤到了……以后不太可能有孩子,如果你担心我和孩子会分得慕家的财产,那么你放心,我们可以签订婚前协议。而且,在你不需要这段婚姻的时候,我们随时可以去离婚。”

她说到中间欲言又止,眼神往下瞟了瞟,其中意思不言而喻。

慕笙诃知道自己在别人眼中是个不能生育的废人,但他在看到沈鸢用那双勾人的桃花眼往他腹下看,含糊不明地暗指他“不行”时,身体中莫名升起了一股难以言喻的躁动。

他眉头微挑,慵懒地向后靠在椅背上,唇角露出了一抹邪魅的笑容来:“我伤到了哪里,能不能有孩子,你不试试怎么知道?”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