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古代 > 来生定不负相思 > 

雨夜代嫁

第1章 雨夜代嫁

是夜,顾公馆。

房檐前挂着大红灯笼,在大雨中,忽闪忽灭。

新房里,顾以安捏着沈清如的下颚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眼底含着讥诮:“新婚之夜,丧着一张脸给谁看,怎么,嫁给我当正妻,觉得委屈?”

沈清如被迫仰着头,下颌骨被男人捏得生疼,却丝毫未有表露:“不委屈。”

“不委屈!”顾以安抬脚踹翻了一旁的桌椅,厌恶的目光毫不掩饰:“你当然不委屈,代替你姐姐梓美嫁给我,不正和你心意吗,既然如此,愣着干嘛,为我宽衣!”

沈清如身子微微发抖,颤着嗓音:“牧寒……”

“不准叫我名字,我嫌恶心!”顾以安一把擒住沈清如,狠狠的把她摔倒在榻上,因身份使然,自然的带出一股嗜血的气势。

沈清如抖了一下,就听见顾以安冰冷的嗓音,“装什么清高!在这里,最好不要反驳我说的话,否则,整个纪家都不会有好下场!”

沈清如抖着双手,脸上的最后一丝血色,因为这句话消失殆尽。

脸上不知觉地已经布满泪水。

从小,她的命就不由她,现在,依然……

沈清如顺从的点了点头,跪在床边,伸手解男人衣领上的领扣。

“好了。”她低低的垂着头,脸红到了耳尖。

顾以安垂着眼眸,眼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,只有无穷尽的冷意:“还有你自己的衣服。”

沈清如脑袋嗡的一声,明明没有风,身上却寒意彻骨。

她的脸红了又白,白了又红,忍着心里的屈辱,双手覆上了自己的衣领。

……

雨渐渐停歇,天空中泛起了鱼肚白,这一场折磨才结束。

顾以安披上衣服,毫不留情的甩门而去,仿佛沈清如只是一个供他发泄的工具,连妓子都不如。

直至阳光洒进窗子,开始刺眼,沈清如才悠悠转醒,动了动手臂,感受到身子仿佛不是自己的,她怔了怔,原来,她还活着……

心里溢出一丝苦涩。

她闭了闭眼,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,滴落在鬓角,又缓缓浸入发中。

半晌。

“映冬。”她开口,嗓子哑的厉害。

匆匆的脚步声传来,是从小就跟着他的丫头,红着眼睛扶她:“小姐,从今天起就要叫你少夫人了,映冬不舍得。”

“傻丫头,少夫人就不是我了?”沈清如摸了摸小姑娘的头发:“快扶我起来。”

“可是少帅对少夫人不好。”映冬小心的替沈清如披上衣服,看着沈清如身上的伤痕忍不住哽咽:“才第一天就这样对待您,之后这么长的日子可怎么过?”

“他没有对我不好。”沈清如咽下疼痛安慰映冬:“不哭,他只是……昨天心情不好。”

沈清如不敢回忆昨夜,也不愿把残忍的真相告诉映冬。

纪家式微,一切还需要仰仗顾以安,她要是再惹顾以安不快,纪家就真的完了。

“映冬不傻。”小姑娘给沈清如梳头,小声抽气:“是大小姐负了顾少帅,另嫁他人,老爷却让您替嫁过来,明明不是您的错。”

沈清如叹气,正想说些什么,一个小丫头来禀报。

顾少帅让沈清如去花厅。

“走吧。”

顾以安自从升任少帅之后,没有住小洋楼,只翻修了一个原王爷的府邸,名字改成了顾公馆。

映冬扶着沈清如,刚走到院子,就听见一阵说笑声,她顿了顿脚步。

待走到花厅,才看见,顾以安倚在贵妃榻上,神色慵懒,左拥右抱搂着两个舞女,不知说了什么,逗得一个舞女娇笑连连。

只见她从旁边餐盘叉了一块水果,用红唇喂上。

顾以安邪邪的笑着,用唇接下了水果,还揉了一把舞女的腰。

不远处小戏台子上,最近正火的名角儿正甩着水袖,咿咿呀呀的唱着。

沈清如在原地站着,心寒至肺腑。

当时映冬问她为什么愿意嫁过来,她没回答。

还能有什么原因呢,因为,她爱他啊……

沈清如闭了闭眼,转身:“走吧映冬。”

“站住。”

顾以安暧昧的摩挲着舞女手,叫她的嗓音却是冰冷:“哪儿去,过来!”

沈清如紧攥着拳,忍住心底的怒气,转回身来。

看着顾以安的眼神淡淡:“少帅身边挺拥挤的,我就不来凑热闹了。”

顾以安嗤笑一声。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