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都市 > 超品奇才 > 

风光返家

第4章 风光返家

谢天谢地,这时候熊瞎子踩中了一个巨大的捕熊夹,嚎叫着趴在地上。

刘继川刚刚掰开脚上的夹子,赶紧抓起猎枪上子弹。

哗啦啦~~

熊瞎子带着夹子还想攻击刘继川,但是夹子上有一根比手指还粗的铁链,另一头拴在一颗树上。铁链扥直了,还是够不到刘继川。

砰!砰!砰!

连续三声枪响,三个人都开了一枪。距离这么近,熊瞎子又没有躲,全部打中熊瞎子的脑袋。

熊瞎子哀嚎着倒在地上,抽搐了几下,血迹染红了雪地。

刘继川迅速爬起来,再次上了一发子弹,慢慢走近熊瞎子。

砰!

熊瞎子抽搐了两下,再也没动。

确定死了。

刘继川后退了几步,靠在树上,再次给猎枪上子弹后,颤抖着手掏出黑羚羊,火柴划了好几次才点燃。

冯宇和文东军也走过去,从刘继川手里抢过烟盒,一人点上一根。

“谢谢。”抽完一根烟,刘继川才说了第一句话。

“哈哈哈,说这些干嘛。川哥,咱们仨打到了一只熊瞎子诶,这只熊瞎子肯定能卖不少钱!”文东军双眼放光,似乎想到他回到连队的时候,乡亲们羡慕、妒忌的眼神。

对于文东军没心没肺的样子,冯宇已经无语了。冯宇一直看着刘继川,他手中的猎枪上了子弹,可还没松手呢。

“川哥,东军,跟你俩商量个事儿呗。这只熊瞎子我买了,回头我跟我爸说,用家里的五十五(五十五马力的拖拉机)给你们翻地、播种咋样?”冯宇忽然想到一个好办法,既能消除刘继川的怨恨,还能让他赚一笔钱,作为投资的启动资金。

拖拉机在连队赚不到太多钱,还很辛苦,但是这只熊瞎子,如果拉到市里,绝对有很多人抢着买。

虽然现在不是什么投资的黄金时期,但马上就有一个绝佳的机会,原本以为会错过呢,现在看来或许能赶上,他的投资计划,可以提前好几年。

刘继川听完冯宇的话,马上把猎枪扔了,抓住冯宇的手,激动的问道:“你说的是真的?这事儿你爸能同意?”

“嘁~~我今年保证能考上市里的好高中,我爸肯定同意。东军,这事儿行不行?”

文东军想了想:“那刚才那只猞猁得归我,你们俩还必须都说,猞猁是我打中的,熊瞎子算咱们三个一起打的,但我先打中的。”

“行,就这么定了。赶紧回去吧,先做一个爬犁,否则这两三百斤的熊瞎子还真弄不回去。”冯宇一口答应下来,他还不想吹这个牛呢。

刘继川再次检查了一遍,熊瞎子的尸体已经开始变凉,确定死了,那只猞猁也被他跑去捡回来。冯宇和文东军用树枝和麻袋做爬犁,今天他们回到连队,必然会风风光光的!

……

“老文,你说东军这孩子咋还不回来,该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吧?”唐静着急的问道。

“能出什么事儿,偷了家里的猎枪,肯定是跑鸭子沟打猎去了,再有半个小时估计就该回来了。”

两人正说着呢,就看到邻居风风火火的跑进他家里。

“队长,你们家大英雄回来了!”

“嗯?老赵,你说什么大英雄?”唐静问道。

“你家大英雄啊。嫂子,你儿子这次出去打猎,可是满载而归啊。你知道他打了一只什么吗?熊瞎子!那么大个,用树枝子做爬犁拉回来的,现在大家都围着看呢!”邻居一边说,一边用手比划着,就像是他猎了一只熊瞎子似的。

文德光和唐静从凳子上跳起来,门都没锁,拉着邻居就冲出去了。

“小军哥,这只熊瞎子和猞猁真都是你打的?”一个八九岁的小孩子好奇的问道。

“那当然,我告诉你,当时要不是我,这俩可就都跑了。你知道么,我追了这熊瞎子好几里地,才一枪把它撂倒。当然,这里面也有川哥和冯宇的功劳。”

文东军拍着胸脯,第六次跟小孩子吹嘘。从第一个他们合力把追他们的熊瞎子打死的版本,到他发现熊瞎子,几枪撂倒的版本,再到追杀熊瞎子几里地的版本,他已经更新了六次。

果然,这个小孩子眼神中也露出了崇拜,让文东军的下巴抬得更高了!

冯宇和刘继川两人都没有戳破文东军的谎言,他胆子大倒是真的,可追了熊瞎子几里地……但凡打过猎的,就绝对不会相信。

当文东军开始第九次吹嘘他同时追熊瞎子和猞猁的时候,耳朵被一个人揪住了。

“诶~~诶~~诶~~谁他……妈,爸?”文东军的声音带着颤音了,他偷猎枪出去打猎,今天回家恐怕又要挨揍了。

不过就算挨揍也值,连队里有谁打到过熊瞎子?只有我神射手文东军!

“给我滚回家去!你们也都别围着了,天黑了,赶紧回家。”文德光当队长还是很有威望的,连队里看热闹的,不论大人小孩,都回到家里去了。

只剩下孙宇他们三家人,合力把熊瞎子和猞猁拉回了最近的冯宇家。

“冯叔,冯宇说了,这熊瞎子都归你们家,猞猁归队长家。开春你们家地耕完了,五十五要给我们两家用。队长家地少,先耕,我家最后用,但时间稍微长一点。”刘继川忍不住开口道。

两家大人都看向冯宇,冯宇看到父亲要怒,赶紧走到父亲耳边,小声说了一些话。

冯兴泰看了看冯宇,然后冲着刘继川父亲点点头:“刘四哥,这事儿没问题。队长,你们家怎么看?”

“那就这么办吧,这猞猁我先弄回家了,弄好之后,你们两家到我那喝酒去。老刘,现在你拖拉机也有了,我也就不管了。天晚了,我们就先回去了。”文德光站起来,扛着猞猁,领着老婆孩子回家了。

刘老四则和冯兴泰又商量了一会儿,满意的带着儿子回去。没想到儿子出去打个猎,居然把家里最难的事儿解决了。他看中那片荒地一旦开垦,足有上百亩,今年他家就能脱贫致富,明年自己就能买得起小四轮(十几马力的小拖拉机)。

等人都走了,只剩下家人的时候,张沐华才开始埋怨冯兴泰:“儿子瞎胡闹,你咋也跟着瞎胡闹?拖拉机给别人耕一垧地要多少钱?买这只熊干什么,能吃了吗?”

“妈,如果我说这只熊拉到冰城,能卖一万块钱呢?”

“多少?”

“一万!孙老师说的!”冯宇笃定的说道。

虽然现在改~革开放没多久,但万元户还是有很多的,比如冯宇他家,就是一个万元户,市里有钱人就更多了,还有老外经常出没呢。

刚才冯宇就是跟父亲说,这只熊值一万块,而且是现钱。拖拉机给别人耕地,累得要死不说,一年也就能赚万把块钱,还要到秋天卖了粮才能给。这钱就算是存银行,一年利息也不少呢。

“诶呀,儿子,你太聪明了,明天就让你爸把熊瞎子拿到市里去卖掉,顺便在再给你跟你姐一人买一套新衣服。”张沐华一听能卖一万块,顿时眉开眼笑。别说一万,就算是五千也划算啊。

冯兴泰瞥了一眼老婆,埋怨全给我,功劳全是儿子的,这家到底谁是一家之主?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